有口皆碑的小說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討論-第84章給我滾出去看書

太陽的反面也溫暖
小說推薦太陽的反面也溫暖太阳的反面也温暖
然然话都还没说结束,秦雨就淡淡的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厉害,还有你的腿为什么能劈得那么高?”
“雨哥,我初中的时候,参加过学校的舞蹈兴趣班,所以我的柔韧性很好。”
山之灵
“真的是我教你打架的吗?”秦雨记得日记里有提,他约好日后要和然然要去武馆学习武术,所以他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教过她。
“……,嗯,是你教我的。”然然犹豫了一下,回答他。
“哎!然然,其实我根本不会打架,我现在都在怀疑,你们眼中的那个秦雨,真的是我吗?”秦雨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雨哥,你会恢复记忆的,面具男……”
“面具男是谁?”
“没谁……,我就是想说,我认得你的脸,所以你就是我的雨哥。”
“谢谢你。”秦雨沉默半天,说了这么一句,就把她丢在食堂,自个儿离开了。旁桌的张伟、谢凡他们看到这一幕,都急忙过去安慰她,陈玉兰还帮她擦眼泪。
小说
“阿雨这家伙,怎么能这样,我去找他回来。”刘胖子有些心疼‘小妹’,不过被萧然然拦住了。
“他就是因为生病了,你们不要怪他。” 萧然然带着泣音护“犊子”。
秦雨出学校后,转悠了几圈。清醒点后,意识到自己刚刚对萧然然过分了些。其实现在的他,并没有后世秦雨对然然那么深重的感情,不过是因为他的眼睛没瞎!萧然然这么漂亮的女生,他本来就有好感,想着以后要是人家真能成为他的女朋友,然后成为他的老婆,他不就赚大发了吗!
权衡一番后,他走进了一家花店,买了几大朵向日葵,往教室去了。
临近期末,大家都在学习。听到开门,一群人抬头看到是他,并没有搭理他。大家都不太高兴他刚刚的行为。刘胖子正打算责怪他,却发现他从身后拿出了向日葵,有些害羞的送给萧然然。
“阿雨,就算你要去给‘小妹’买花,你也要和她说一声嘛,害我们都以为你欺负她。”张伟知道刘胖子是很宠‘小妹的’,怕闹不愉快,急忙出来打圆场。
秦雨摸了摸头,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道:“我这不是想给她个惊喜嘛,我虽然现在忘记了打架,可能没办法保护她,不过我想通了,不还有你们吗。”
秦雨觉得反正脸都丢了,还不如先承认自己不会打架,以免日后更出丑,所以才故意说了出来。
大家在群里已经知道了他可能忘记了打架的事情,不过听他自己说出来,反而轻松了。刘胖子听到他这样说,又看到小妹脸上露出了笑容,才重新高兴起来。这个小插曲算是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还算是风平浪静。只是这个城市的客车站,今天多了两个回来的人。两人出了车站,直接给秦雨打了几通电话,只是对方都没有接。
“你这儿子真是越来越欠揍,想打通他电话简直是比登天还难。”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穿着稍朴素,头发上夹着个大发夹,嘴唇稍稍有些厚的女人抱怨道。
女人旁边跟着的是一个显得有些矮胖的男人,平头,穿了一件被汗水染得有些灰黄的白色T恤,一条宽松的布裤子,脚上是双宽头皮鞋,看起来微微有些木讷。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男人问道。
“你就知道问我怎么办,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我也是上辈子瞎了眼睛,才会嫁给你这种老实人,干啥啥不行,一天就知道吃。”女人转过身开始数落他。
男人一言不发,任凭他骂。女人看他不说话,越骂越气,直接上手就逮着他身上的一坨肉使劲揪了起来,男人疼得满嘴冒泡,但是却不敢发出声音。
“你不是有那不孝子的学校租房地址,拿出来啊,我怎么就会遇到你这种猪脑壳……”女人揪得累了,停下了手,对着男人吼道。
男人慌忙在他的T恤胸前的口袋里摸了半天,拿出一个小本子,找到了一个地址,两人一连拦了好几个出租车,选了一个价格合适的,往秦雨租房地址的方向去了。
出租车司机把两人拉到一个有很多自建民房的居民区。下车后,两人又穿过了一个巷子,爬了一个小坡,才到了目的地。
“这都是那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么破烂的地方,外面大街上明明是那么的繁华,啊!着垃圾桶怎么这么臭……”女人又开始了抱怨模式,男人依旧像是什么也没听到,经过多年的锻炼,他已经学会了对自己婆娘一言不发的本事。
两人上了二楼,看到房间的窗帘是拉上的,不过听到房间里好像有人。
“你确定是这里吗?”女人问道。
“地址就是这里,应该没有错。”男人回她。
“短命的畜生,给老娘开门,大白天的你窗帘拉这么紧,你是死在里面了吗?……”女人直接上手就拍打起门来,用力之大,吓得他旁边的男人急忙后退了几步。
屋里的人被吓得不行,一个女生急忙挣开眼睛,把旁边的男生推开,拉了拉衣服,有些紧张的问道:“不会是你妈找来了吧?”
男生明显也很紧张,急忙站起来,抓了一把他的某个地方,顶得他难受。然后说道:“这声音不太像是我妈啊……。”他又认真的听了听,才确认不是他妈。他顿时火冒三丈,抓起挂在墙上的一个大勺子,就冲过去打开门。
门外的女人被突然打开的门弄得一个踉跄,止不住冲到了屋里,她头都还没抬起来,就开骂:“狗东西,拖油瓶,你想摔死老娘是不是……”
“你才是狗定西,你个疯婆娘,你再骂一声试试,信不信我弄死你!”男生拿起大勺子指着女人,有些微微颤抖。
“这是我儿子的地方?”
“你才是我儿子,给我滚出去,不然我不客气了。”男生举起大勺子的手有些软了。
女人看男生拿个大勺子指着她,也有些怂了,急忙退到了门外,看着在旁边看戏的男人,直接就一拳轮到他的脑袋上,骂道:“你这个大傻bi ,你不是说就是这里吗?”
男人痛的两只手捂着脑袋,回她道:“地址上就是这里嘛,我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