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第49章 了斷

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
小說推薦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重生七零锦鲤小甜宝
赵大江气的眼发热,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他伸手指了指不服气的赵老二,回头看着三丫,“你去看看你弟弟在不在。”
三丫早就被这一幕吓懵了,见赵大江看自己忙愣愣的点头跑回了屋,不一会又跑出来进了赵老二那屋,回来后看着两人摇了摇头,“不在,满宝没在屋里。”
说着她自己倒是先哭起来了,用长这么大第一次的大声音朝赵老二喊,“满宝呢?爹,满宝呢?你是不是真把满宝赶出去了?”
“这么冷的天你是想冻死他吗?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他是你儿子,你怎么这么狠的心······”
这天这么冷,还下了这么大的雪,她害怕自己的弟弟真被冻死了。
被以往安静的闺女怒吼,赵老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不在,你娘昨晚说满宝就在他自己的炕上睡觉,怎么可能不在,你再去找找。”
这话一说完,几人心里咯噔一声,赵大江和赵老二都明白了什么,赵老大站在旁边听了个十成十,也是知道这件事怕是周长丽干的,刚要说什么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张赛花拉了拉,示意他别说话。
赵大江想明白后有些无力的放下扫帚,怒其不争的看着赵老二,“老二啊,你糊涂啊!”
“这么狠毒的女人赵家留不得,你自己看着办吧!”
话说完赵大江便回了屋,三丫紧跟着他跑了出来跟着去了正屋,她要去看弟弟。
赵老大两口也走了,赵老二一个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关上门转身进了屋。
不过一会儿,众人就听到周长丽的哭叫声从二房传出,可这一次谁也没有觉得她可怜,甚至还觉得解气。
“真是造孽啊,都是当娘的她这心咋这么狠。”李二珍不停的用热毛巾给满宝擦手和脸,见他脸上的青色渐渐退去便扶起她给他喝了点温水。
二房的哭叫声持续了好久,众人面色各异直等声音消失,然后就见赵老二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满屋的人时脚步一顿,随后硬着头皮走到炕前看了看满宝,尤其是在看到满宝那满脸满手的冻疮时竟然咬着牙掉起了眼泪。
我家的奶奶被原不良少年盯上了
“娘,我要跟周长丽那个恶毒的女人离婚,我要离婚,我自己带着孩子过,让她走吧!”
离婚这个词在这个年代可是不多见,整个公社几乎都没有几个,可赵老二今天说出了口大家都没人想劝他,赵大江点了旱烟蹲在门槛上,叹了口气,“你想好了,她要是走了你一个人带着这四个孩子日子可是不好过。”
“再说满宝还这样,怕是不好找了。”
赵老二开口之前显然已经考虑好了,“不找了,有她没她都一样,我自己能养活了孩子,满宝这样也不用吃药,我走到哪里就带着他,好上学了就让他去上学,上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其实这几年因为满宝的原因周长丽几乎从不出门,天天在家做饭洗衣服,只有赵老二一个人下地挣工分,日子过的很是紧巴。
李二珍看了看三丫,那丫头听见赵老二要跟周长丽离婚竟然也没说话,只是拉着满宝的手默默的流泪,想来今天的事情是伤透了她的心。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周长丽竟然能狠下心把才四岁多的满宝赶出来在大雪夜呆一晚,这样的人那心得要多狠,血得多冷才能干得出来,不要也罢!
正屋里很是安静,直到李二珍叹了口气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自己想好了就行,我们老了管不了你们了。”
这话一出这件事就算盖棺定论了,赵老二叮嘱三丫看好满宝后便出了门,谁也没问他要去干嘛,只是不多会便又听见周长丽的叫骂声,甚至还有五丫六丫的哭喊声响起。
紧接着赵老二找了王队长和村长把周长丽干的事情说了说,一开始两人还想劝,可是等听到周长丽干的事后便没人再说话,周长丽想闹赵老二便威胁她要是不离婚就去派出所告她,最后吓的她只能收拾了东西回了娘家。
今天是大年夜,虽然出了周长丽的事情,可年总是要过的,午饭后张赛花和朱林玉都在正房帮着李二珍准备晚上一大家子要吃的饭,毫无悬念的周长丽她娘带着家里一些亲戚和周长丽回来了。
“赵老二你个天杀的给老娘出来,给老娘滚出来,你算个什么鳖犊子玩意,俺闺女给你生儿育女的你说赶就赶回去了,今天你必须给老娘一个说法,要不然今天谁都别想活。”吴桂花掐着腰站在赵老二家门口大喊,一些看热闹的村民跟着他们聚了过来等着看热闹。
赵老二午饭都没吃自己在家里闷头大睡,家里的几个娃都在正屋吃的午饭,现在也还都在正屋的炕上。
吴桂花叫骂了好一会儿见没人搭理她,干脆指使着她儿子上去踹门,她转头到了正屋门口又扯开嗓子骂了起来。
本来李二珍就一肚子火没发,现在吴桂花刺耳的声音实在让她忍不了了,便干脆拎了一把砍骨头的宽刀走了出去,正好赶上吴桂花想要踹门,两人打了个对头。
“吴桂花你这个老东西在这里骂谁呢?你再骂一句我看看,看我今天不给你把头剁下来。”李二珍上来就拎着刀在众人眼前晃了晃。
这些年吴桂花没少在她家作妖,之前为了孩子和两家的面子她都忍了,就算闹腾也没说什么狠话,可今天这口气她就过不去,要是不好好治治吴桂花这个混不吝的,她感觉自己这口气是下不去了。
“你,你,李二珍你拿把刀是啥意思,你还想砍我老婆子是咋滴,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要不是看地下的雪要化了,怕弄脏了刚换的新衣服,吴桂花现在肯定会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耍赖加蹬腿哀嚎,指定哭的让众人都同情她。
“我欺人太甚?今天大过年的你带着一帮子人在我家又叫又骂的,你说是谁欺负人,你怕是脑子坏了吧!”
一说这个吴桂花也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了,正好赵老二此时也出来了,她转头就朝着他扑了过去,边打边骂,“你个杀天刀的凭啥把俺闺女赶回去,啊,你个丧天良的东西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这个年谁都别想好过。”
本来赵老二就气自己没用,平时只顾着挣钱没关注过家里的几个孩子,虽然他也气满宝是个傻子,可好歹那是个儿子,他就算有气也从来没想过要害了他,可他万万没想到平时不声不响的周长丽竟然那么狠的心,说了那样的谎话后竟然还睡的着。
他一想到自己跟这么个女人过了十几年就后背发凉,这要是得罪她了指不定睡着了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要说讨厌那吴桂花必须首当其冲,所以在她手抓来的时候赵老二就躲了过去,要不是她儿子扶了一把怕是她会直接撞在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