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起點-271 修行的盡頭(第三更求月票)展示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天刚蒙蒙亮,一辆马车从皇宫中驶出。
马车上坐着的,正是顾阳与裴倩兰,马车踏破清晨的宁静,直奔文院而去。
“金身境,修的是肉身,你之前修炼的功法,还是差了一些,我传你一门新的功法……”顾阳正在指点女人的武道。
裴倩兰之前修炼的,是家传的功法,最多也就到金身境为止。已经严重阻碍她的前途了。
顾阳传给她的,是从广寒仙宫得到的一门功法,名为《霓裳仙经》,是一门上古修仙功法。
在一次模拟中,他花了十几年时间,结合当前的武道,重新改良过,变成一门武道功法。
他用传音之法,将这门功法传了过去。
裴倩兰听得极为认真,她的悟性本来就极高,在龙门岛得到那一滴洗龙池水后,整个人更是脱胎换骨。
加上在月华池洗炼过,资质已经是举世罕见,学得很快。
昨天晚上,她亲眼看见顾阳突破到法力三重天,让她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她原以为,自己成就神通后,就能帮到他了。
谁知,如今跟他的差距却是越来越大。
她才金身一重,顾阳已经是法力三重天。
这种感觉,让她心中有些恐慌,再这样下去,她会被越抛越远,迟早有一天,自己连他的背影都会看不见。
她唯有奋起直追,就算不能缩短与他的距离,也不能被完全抛下。
……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
顾阳心中一动,不等车夫开口,说道,“让他上来。”
车门打开,一个老者跳了上来,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武二。
顾阳说道,“你不是说,不敢进入神都吗?”
武二哈哈大笑,显得极为畅快,“有你小子在,谁能伤我一根毫毛?”
以顾阳如今的实力,神都内,基本上没有人能对他产生威胁。
武二是这样想的,那位影子剑圣显然也是这样想。
顾阳突破至法力三重天后,又进行了一次模拟,结果那位影子剑圣居然不敢出手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一大早上,悠哉地带着裴倩兰出来。
顾阳问道,“前辈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知道,武二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他的。
武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沉声道,“灵灵那丫头,遇到麻烦了。”
顾阳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印象中,凌灵在那么多次模拟中,从未遇到过什么麻烦,一直到她要冲击神通境时,才会遭人围攻,陷入死局。
武二叹了口气,“这丫头,太过要强。见你势如破竹,已经到法力境了。一边替你高兴,另一边,又不想被你抛得太远,便去冒险……”
“道门的山门所在,有一处灵池,叫黑白灵池,借助那里的池水,对于她的阳极真罡有着巨大的好处。”
“只是,那里早已经被赤尊教所占。灵灵那丫头本想趁着赤尊教的高层都不在,偷偷潜进去,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如今被堵在灵池之内。”
“赤尊教的人无法进入灵池,派人守在外面。她被困已经两天了。那灵池的禁制,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顾阳没想到,自己修行太快,还会引起这样的变化。
凌灵对他情深意重,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他问道,“道门的山门在何处?”
“云州无量山。”
顾阳道,“那不是高家的地盘吗?”
“道门衰落后,云州才被高家给占了。救人如救火,赶紧出发吧。”
顾阳摇头,“现在还走不了?”
武二一脸焦急地说道,“为何?”
“沈运就在城外等着我。”
“沈运?”
武二目光一凛,“他居然亲自出手了?”
“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顾阳昨晚模拟过了,虽然不像之前那样完全落于下风,但还是摆脱不了他,最终,会被拖到朝阳大圣降临。
“这混蛋,早知道当年就一刀砍了他。”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说
武二有些暴躁地说道。
顾阳说道,“所以说,此事还须从长计议,只有摆脱了沈运,才能去救凌灵。前辈可有法子?”
他虽然说的是问句,语气却很笃定。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因为,昨晚他突破到法力三重天后,进行了两次模拟。
一次正面挑战沈运,以失败告终。
另外一次,正是武二想到的办法,摆脱沈运。
武二摸着下巴,说道,“办法嘛……有了!”
他眼睛一亮,丢下一句“给我一天时间。”就下了马车,转眼消失不见。
来得突兀,走得匆忙。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裴倩兰开口了,“凌灵姑娘,就是青芷妹子说的那个女子吧?”
顾阳问,“她怎么跟你说的?”
迪巴拉爵士 小说
“她说,凌灵姑娘是离你最近的女人。”
这么说,倒也不算错。
顾阳想是这样想,却没有说出来,说道,“我们继续。”
……
…………
文院,顾阳已经是熟门熟路,直接去了周宗业那里。
他人不在院子里,顾阳坐到位置上,自顾自地冲了一壶茶,一边说道,“修行之道,千万不要太过急切,欲速则不达。你连得奇遇,本就根基不太稳,若是再一味追求进度,反而会适得其反。”
“你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
这时,门外传来周宗业的声音,见他在那里喝茶,一把抢过茶叶罐,肉痛地说道,“你不懂茶叶,尽糟蹋了。”
将茶叶罐纳入袖中,他说道,“第一次见你,你不过是金身一重。现在,你境界都超过我了。论修行之速,千年以来,你是第一人。”
顾阳丝毫不为所动,别人又怎么知道,他有这样的境界,实际上修行了多长时间。
他说出了来意,“我想求见院长。”
周宗业先是一怔,随后严肃了起来,说道,“随我来吧。”
……
还是那个空间,顾阳独自一人走到那座院子里,在那个青衣中年人身前停下,行了一礼,“见过院长。”
这一次,院长将手中的书合上了,认真地打量了他两眼,点点头,说道,“你很好,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顾阳说道,“前辈可知道,在皇宫的地底下,阵眼中,有一个神秘人……”
他这次来,就是想打探那个神秘人的来历。
他将当日见那人的情形说了一遍。
院长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等他说完后,沉吟了一会,说道,“此人很可能是上古苟活下来的一位大能。”
苟活?
顾阳注意到了他的这个用词。
院长似是看出他的疑惑,说道,“你可知,修行的尽头是什么吗?”
顾阳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长生?”
院长眼睛一亮,“不错,你一下就道出了本质。正是为了长生。只是,天道死掉之后,这世上,再无能够生长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