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人王劍尊 起點-第六十五章 南宮文展示

人王劍尊
小說推薦人王劍尊人王剑尊
诸人攻击也有几天了,原本以为结合数百人的力量足以轰破这透明屏障,然而事实证明,都是徒劳!
眼下又有新人进来,各自都停下修整。
那身着赤翎锦衣的青年目光扫了虞宸和韩羽馨一眼,当对上韩羽馨那双宛如秋水般的美眸,他瞬间就被吸引住了。
女子虽然带着面纱,却遮掩不住那股缥缈圣洁的气质,可以想象,那洁白面纱之下,是何等香艳之色。
青年带着三十多人走了过来,嘴角含笑,风度翩翩,拱手而礼。
“姑娘有礼,敢问姑娘可是为了龙血芝而来?”
青年满眼都是韩羽馨,连余光都没扫视一下虞宸。
韩羽馨点了点头,显得高冷了一些,吃一堑长一智,刚经历过朱成那件事,不由得谨慎许多。
青年依旧笑容灿烂道:“眼下能汇聚到这里的,都是福缘深厚之辈,都有地图指引而来,敢问姑娘可有地图在手?”
韩羽馨声音空灵道:“这里足有数百武者,难道都有地图么?”
“自然不是。”
青年只感觉这个女孩的声音如黄莺般美妙,顿时不遗余力地解释道:“这里有一大半是散修武者,有些运气好,是误打误撞进来的,大部分是我们在迷雾峡谷之外招揽的手下……”
通过他的解释,虞宸与韩羽馨了解到,除了那个黑袍斗篷的队伍,风藤、王祈还有青年的队伍里皆有大半武者是被招揽来的,被他们这些大势力许以元石丹药等资源招揽而至,帮助他们争夺龙血芝。
而不愿意被招揽的,则汇聚在那名叫魏军的壮实莽汉身边,那个队伍的成员驳杂,势力混乱,皆是一些桀骜不驯的山匪凶徒。
而有地图的只有他们五方势力,每一方各一张!
我的超级异能
“多谢公子解惑。”韩羽馨颔首致谢。
青年笑容愈加灿烂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在下南宫文,南阳郡南宫家族人氏,诚邀姑娘加入在下的队伍,不知姑娘意下如何?若是夺得龙血芝,姑娘可分一成!”
韩羽馨闻言没有表态,却将视线投向了虞宸。
虞宸见此,便问道:“南宫兄,不知你们方才是在做什么?”
南宫文好似这才看到虞宸,眉宇拧了拧,一个武脉境九重,还带着面具,遮遮掩掩。
“你是什么人?本少爷邀请的是这位姑娘,何时轮到你插嘴了?”南宫文声音提高了些,有些不爽。
“在下吴宇,这位是内人韩小玉!”虞宸淡然自诺道。
韩羽馨顷刻间瞪大美眸盯向虞宸,咬牙切齿,似在质问,你在胡说什么?
虞宸目不斜视,任由身旁传来一丝丝冰寒。
“什么!”
南宫文更是直接惊讶地吼出来,旋即似意识到自己失态,收敛神色,暗叹可惜。
如此修为高深,又气质无双的女子,竟会委身于一个武脉境的废物,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藏头露尾的小白脸!
南宫文咬了咬牙,脸色变得阴沉,态度也冷了许多,道:“前方有一道阵法屏障阻挡,传言只有九张地图齐聚,才能通过,而眼下只有五张地图,所以大家在尝试以力破之。”
“原来如此。”
虞宸颔首道,心中不禁微动,自己手上可是有四张地图,岂不是正好凑足九张?
“韩姑娘,考虑的怎么样?加入本少的队伍吧,我南宫家乃是南阳郡第一世家,高手如云,与本少合作,得到龙血芝的希望会更大!”
南宫文再次看向韩羽馨邀请道。
他心头有些好奇,好奇这面纱之下,到底是何种姿色。
哪怕是明知这女子已经有主,但依旧忍不住生出霸占的想法。
虞宸眼见着南宫文依旧目光火热的盯着韩羽馨,顿时猜想这南宫文恐怕也不是什么好鸟。
自己这般明说了,这家伙还敢有非分之想!
唉,这小妞的魅力就这般大吗?
“不劳南宫兄费心,我们夫妇二人暂时不打算加入任何一方。”虞宸主动开口道。
虞宸特地咬重夫妇二字,提醒南宫文别特么有什么非分之想!
南宫文岂会听不出来虞宸的意思,然而他听到这两个字更气,就好像是虞宸在耀武扬威一般。
南宫文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危险起来,冷笑道:“不加入也可以,那就滚吧!此地已经被我们五方势力占据,不允许外人进入!”
虞宸皱了皱眉,“凭什么?”
“呵呵!”
听到这种问题,南宫文只感觉可笑,就好像蝼蚁向苍天要公道。
他冷目斜睨道:“就凭本少比你强!本少是南阳郡郡守之子,而你只是个武脉境的垃圾,没有资格参与龙血芝的争夺!我们五方势力已经定下规矩,除非加入其中一方,否则决不允许有人浑水摸鱼!”
这些人还真是霸道啊!
虞宸眼眸眯了眯,声音含怒道:“南阳郡郡守之子,好响亮的名头啊,你这么嚣张,你爹知道吗?”
“放肆!竟敢言及郡守大人!”南宫文身后手下怒喝。
南宫文却一摆手,轻蔑冷笑道:“怎么?觉得不公?本少就是出身高贵,就是以势压人,你又待如何?带着面具便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不过是藏头露尾的鼠辈罢了。”
“这位韩姑娘跟着你这样的垃圾,老天真是瞎了眼!”
言及至此,南宫文义愤填膺道:“韩姑娘,你有武丹境九重的修为,何必委身于这样一个废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只要你说出来,本少必定为你做主,将这小子宰了!”
虞宸气得牙根直痒痒,他娘的当面挖我的女人,你当老子是泥捏的?
虞宸不禁看向韩羽馨,两人视线交汇,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
虞宸‘你倒是表个态啊!’
‘谁让你瞎说的,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
韩羽馨把头偏向一边,面纱之下的脸颊粉红如桃面。
南宫文见此顿时觉得有希望,眼神中露出一丝狠厉道:“本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跟韩姑娘断绝关系然后滚,要么,死!”
“堂堂郡守之子,竟然想要强抢人妻,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你爹没教你礼义廉耻吗?”虞宸嘲讽道。
“本少是在替天行道,而你侮辱郡守,是找死!”
话音落下,一股惊人的气息自南宫文体内激荡而出,其身后诸人皆凶神恶煞地怒目而视,一道道武丹境的修为气势压迫过来,好似群狼露出獠牙。
数十人的气息压迫,掀起虞宸墨发飞扬,衣衫猎猎,但却屹立原地纹丝不动,如同深深扎根在地上一般,稳如磐石。
没有人知道那张面具之下是什么表情,但见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眸子自青面獠牙之中透射出如利剑般的寒芒,桀骜不屈。
众人皆一阵讶异,他竟然抗住了!
一个武脉境九重,抗住了来自数十个武丹境的威压!
虞宸有些怒了,这南宫文嚣张跋扈,甚至还想强抢人妻,竟敢行如此人神共愤之事,简直猪狗不如,比朱成还可恨!
让人想狠狠揍他!
“第一,我既然来了,想让我走,你还不够资格,第二,你算什么东西,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也想染指我的女人!”
虞宸一字一句道,如落地惊雷,如果说之前还算客气,现在就是直接开骂了,直接将众人震得不轻。
有些饶有兴致地看着,而大部分人则面带冷笑,认为这小子死定了。
“是他吗?”
奶爸的快樂時光
王祈的对队伍中有一位身形修长的男子对身旁的祁连璧开口说道。
“我也不确定,那家伙是武脉境六重,这家伙却是武脉境九重,身形倒是有点像。”祁连璧吞吞吐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