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你是正確的錯誤笔趣-第一百二十九章 訂婚儀式取消吧

你是正確的錯誤
小說推薦你是正確的錯誤你是正确的错误
夏叶立刻就明白了江淮彦的意思,泰和医院是江淮臻的地盘,江淮彦虽然没被锁在病房里但也绝不代表他可以随意外出。夏叶立刻答应:“好的,我到家就发视频给你。”
“行,那你先忙吧。”江淮彦先说了结束语。
不知道是不是夏叶还沉浸在那个“摸头杀”之中,她觉得此刻的这氛围也有些暧昧。她赶紧“嗯”了一声就将电话挂断了。
完蛋,说好了要从容面对呢?怎么又变得这么凌乱了呢?夏叶叹了口气,赶紧收拾一下情绪轻轻的敲响了芳姐家的门。
逆流1982 小說
今天的兮兮很乖,夏叶照顾她没费什么力气。晚上回到家夏叶如约给江淮彦发去了视频。
江淮彦那边的灯光有些暗,但还是能看清他的五官轮廓。
江淮彦:“你将资料拷贝到你的电脑里了吗?”
夏叶:“当然,不然被江先生发现了抢走岂不是完蛋了?我还复制了好多呢,还上传了我的网盘。不过你放心,绝对是安全的路径。”
江淮彦笑了笑称赞道:“你还挺机灵的。”
不管是他的声音还是语气都显得略有老成了,像是一个长者在宠溺的称赞长辈。可他明明还比夏叶小两岁呢,这让夏叶觉得有些不妥,不过正事要紧夏叶也不跟他计较。
夏叶找到了自己保存在电脑上的资料,然后将手机的摄像头调制成了前置摄像头尽量让江淮彦看清楚。
夏叶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资料不是特别明白的问:“我下午那会儿看过这个资料了,这里有好几十张病例,每一个都跟你的病例做了对比都是一模一样的。可这些跟你病例对比的人都不是同一个人,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大灰要这样做。”
前方是私人领域
江淮彦仔细的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夏叶知道他是在看视频中的病例,但夏叶却在欣赏着江淮彦的容貌。也正是因为夏叶这边的摄像头对准的是电脑,所以她才敢那样肆无忌惮的去欣赏江淮彦。
江淮彦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尽管他现在的面容有些憔悴,但那种翩翩公子风却依旧不减。儒雅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好似十分的恰当。多么美好的人啊,可惜要娶别的女人,夏叶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这件事。
江淮彦那边缓缓的说:“这些和我病例做对比的病例都是真实病例,也都是泰和医院的病人的病例,而我的病例就是通过这些病例伪造的。”
“伪造?”夏叶不解道。
惹恋上身
“嗯。”江淮彦认真解答,“江淮臻再怎么厉害,泰和医院再怎么厉害也没办法做到让我真实的检查报告有问题,所以他们只能找到符合他们标准的病人,然后篡改信息伪造我的病例。这样就很方便,只要把我的信息换上去就可以了,而且只要上面不仔细追查就可以蒙混过关,毕竟泰和医院的病人也是挺多的。”
“可这样做不犯法吗?”夏叶问了一个很天真的问题。
皇城烟三引
但江淮彦依旧耐心的回应:“当然犯法,但没被查到就不会犯法。就算被查了,那也都是之前的病例了,两个拥有相同病症的病人也是存在的。只要我不站出来指证,就没有任何问题。”
夏叶这下又开始担心了:“那……那这些资料有没有用啊?能不能帮到你?”
江淮彦:“肯定能啊。就算这些不能证明曾经的江淮臻联合泰和医院伪造病历,那也至少能引起警方或者媒体的怀疑,有了这个怀疑我就可以申请在警方的陪同下去正规医院进行检查,一旦检查结果没有问题,我就可以捐献肝脏给安安了。而我这个行为江淮臻是必然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夏叶问。
“因为只要我检查没有问题,就必然会有人怀疑江淮臻伪造病历的事情。江淮臻毕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太多竞争对手想搞他了,如若真的事情搞大了被人用力追查说不定就会露出马脚。而江淮臻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江淮彦侃侃而谈。
夏叶就这样听得入了神,她好像更加崇拜这样的江淮彦了。江淮彦理智聪慧,在任何时候都能分析得条条是道。这样的男人谁如果嫁给他应该都会很幸福吧。
“夏叶?”江淮彦试探性的叫到,“你是睡着了吗?”
“没没!怎么可能。”夏叶连忙否认,“我在听你分析啊,我都听懂了。”
江淮彦又笑了笑:“这次你可真是帮了大忙了,我带安安谢谢你。”
夏叶:“那安安什么时候才能做手术呢?”
江淮彦长叹了一声气:“快了,很快了。”
第二天一早江淮彦就给江淮臻发了消息:“订婚仪式取消吧。”
诱惑 / 小姨子的诱惑
消息刚发送成功江淮臻的电话就挤了进来。江淮彦没有接听,就如他所料在半个小时后等来了江淮臻。
江淮臻一脸愤怒的对江淮彦说:“消息是你发的?”
江淮彦:“当然。”
江淮臻:“什么意思?”
江淮彦:“我表达的很清楚了,订婚仪式取消吧,我不会去的,我也不会接受订婚。”
江淮彦的态度让江淮臻猜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可他转头看了一眼安安,安安正安然无恙的躺在病床上熟睡,那是为什么呢?
江淮臻尽量情绪平稳的问:“你不想救安安了?”
江淮彦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有些褶皱的手术同意书递到了江淮臻面前,江淮臻定睛一看这是同意江淮彦换肝给安安的手术同意书。这份同意书是之前的儿童医院的,大概是江淮彦在配型成功后就问庞主任要了这份手术同意书,一直带在身上,等到现在才派上了用场。
江淮彦满脸坦然的说:“在上面签字,这次轮到你没得选了。”
江淮臻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可他还是保持着可怕的冷静。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可怎么也想不通江淮彦为什么这样胸有成竹。
看来这场谈判应该不会在短时间内结束了,江淮臻一个转身坐在了墙边的沙发上,他微微抬眸问道:“你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