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御獸:我的分身是玄武 ptt-第145章 急令閲讀

御獸:我的分身是玄武
小說推薦御獸:我的分身是玄武御兽:我的分身是玄武
顾青玉的意识回归体内,他仔细探查了一下此时的丹田,却发现原本一直处在丹田附近的乾坤空间不见了。
他脑海之中刚一浮现出关于乾坤空间的念头,便沟通起了一处空间。
这处空间也不知道在哪里,似乎就在自己的身边,但又像是在天边。
“乾坤空间不在体内了……”
顾青玉微微错愕,不过也没有多想。
总而言之,对自己来说,这也不是坏事儿。
“也不知道在乾坤空间升级到四级之后,能不能给储存活物……”
以前是没有办法储存货物的,这也是顾青玉敢将那么多的腊肉还有鱼肉放在乾坤空间的原因。
因为不能储存活物,所以细菌什么的也就不会滋生,那储存在其中的食物自然就能够长时间的保存而不腐坏。
为了验证乾坤空间能不能储存活物,顾青玉抓了一只虫子丢进乾坤空间当中,没过多久,原本活蹦乱跳的虫子便一动不动了。
顾青玉放下心来,乾坤空间还是不能够储存活物的,这样几百斤的熏猪肉放在乾坤空间当中,也就不用担心了。
“到时间了。”
看了一眼时间,顾青玉清理了一下地上的灰尘,然后出门去接瓶子。
……
……
三日里。
除了早晚接送瓶子上下学外,空闲时间都是用开天刀来炼化鬼辰纲。
当然,他也拿出了一些猪妖肉给许清还有台志清二人送去了一些。
猪妖肉的口感很好,要比寻常的猪肉口感好上很多。
经过连续三日的炼化,开天刀似乎也发生了质的变化,隐隐有朝着八品迈进的意思。
感觉到今日的开天刀再一次饱和,需要消化一段时间。
顾青玉将鬼辰纲收进乾坤空间,然后还刀入鞘。
“该去接瓶子了。”
这一天,顾青玉刚把瓶子接回来准备做晚饭吃,却忽然听到巷子里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闻声看去,只见此时的许清领着陈建平和台志清等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许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许清说道:“镇魔司下了急令,命我等七人前往林家探查林家老太君的死因。”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张文书,上面写着七个人的名字,顾青玉的名字也在其中。
顾青玉微微一愣:“林家?哪个林家?”
许清说道:“当然是林延业大人的林家,不过可惜了,自从大人在朝中为官时被害,这林家就开始没落了,要知道当时的林家可谓是如日中天,不曾想到,这林大人刚走不久,林老太君便也被什么东西给害了……”
许清所说的林家不就是与陈建平结亲的那个林家吗?
顾青玉看了一眼此时的陈建平,只见其微微蹙眉点头,看来是那个林家不错了。
“林老太君被什么东西给害了?”
“不知道,我们只知道这林老太君死的蹊跷,在其周身的丫鬟老奴全部都死了,而且查不出什么明面上的伤势,也未中毒,所以官府刚接到这个案子便让我们镇魔司接手了。”
“等我去换身衣服。”
顾青玉带着瓶子回屋,将其安顿好,然后穿上镇魔司的服饰就跟着许清等人离开了。
瓶子也是懂事,知道师父外出办案,也没有过多说些什么,弄了些柴火,自己做了晚饭,也没有过多的担心。
师父反正是去查案去了,也没有什么危险,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了。
这般想着,瓶子做好了两碗面,等着师父回来吃。
……
……
林府。
林府虽然没落,但是依旧还可以从府邸上看得出林家昔日的辉煌。
只见此时的林家大门前挂上了白灯笼,林府上下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却充斥着一种哀伤之感。
见到许清等人前来,一位戴着白色腰帛的男子神色哀伤的从林府小跑了出来。
“诸位大人。”
秘密戦队アワレンジャー
“林老太君的房间里有人动过吗?”
“按照大人们的吩咐,什么东西都没有动,哪怕就是林老太君的遗体,也未曾动过。先前小姐情绪激动太大,想要扑向老太君,不过被拦了下来,此时小姐悲伤过度,正在房间里昏睡,无法来招待诸位大人,请诸位大人谅解。”
听了这话,陈建平反而是松了口气。
要是他能够选择,他才不接关于林家的案子,最主要就是他不想跟自己未过门的那个未婚妻见面。
“没关系。”
许清话不多说,带着顾青玉等人径直走进老太君的房中。
“闲杂人等都先出去。”
“是,大人。”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许清七人,还有地上躺着的包括老太君在内的八具尸体。
那些个丫鬟的尸体,死的应该是十分突然,不是倒在桌子边,就是倒在床边,死相十分安详。
反观老太君,只见其尸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下了床,嘴角挂着一抹黑血,脸上带着伤痛和惊恐,就像是临死之前被什么东西折磨过一样。
从同居开始。
许清眉头一皱。
他先是走到一旁的丫鬟身边,抬手在掌间似乎是写了什么字,然后缓缓在丫鬟的额头印去。
掌心距离死去丫鬟的额头不足三寸,忽然有一道黑气从丫鬟的额头中被摄入手心。
许清摊开掌心,面色沉重,但是却松了一口气。
“是一只恶鬼。”
陈建平惊疑不定:“许清你没看错吧?真的只是一只恶鬼?”
许清点了点头,然后掐着招魂术的手印对着周围的死尸一指,顿了顿,他紧接着又说:“魂魄皆无。”
“小小恶鬼,敢在云城作案?”陈建平心中腾起一股怒火,“真当我镇魔司无人了?”
许清看着陈建平,点了点头,缓缓开口说道:“没错,此时云城镇魔司内,确实是无人了。”
陈建平微微一愣,紧接着又问:“镇魔司怎么可能没人?许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许清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而是绕过一旁的丫鬟尸体,朝着林老太君的尸体走去。
“许清,你说话不要只说一半啊!”陈建平有些不满。
“那我问你个问题。”一边探查着林老太君的尸体,许清一边开口问道。
北極熊 畫 法
“什么问题?”
“你对此次急令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陈建平摊摊手:“镇魔司的急令又不能拒绝,安排谁就是谁……”
许清突然反问:“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之前云城出现了案子,都是什么人接的急令?”
我有無數物品欄 大樹胖成魚
陈建平闻言,忽然想到了这一点:“青铜镇守使……”
“平日里,敢再云城作案的妖邪,实力向来都不低,这是镇魔司的普遍认知,所以云城案子的急令都是由青铜镇守使接的。”
“那这一次,为什么急令是由我们这些玄铁镇守使接的?”许清突然看向陈建平,问出了这个问题。
是镇魔司不够重视林家?
是镇魔司知道这次在林家作案的妖邪乃是一只小小的恶鬼?
陈建平好似明白了许清说的话:“因为镇魔司……没人了?”
许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此时镇魔司上下,恐怕只剩下一群玄铁镇魔使了,而且,用不了多久,连我们这些玄铁镇魔使,恐怕都不剩了。”
陈建平眉头一皱:“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许清没有回答陈建平的这个问题,因为他注意到了林老太君有一丝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