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 真熊初墨-1464 人還是自私的讀書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试一试
“我先看看手术,具体的以后再说。”薛主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初恋男友是boss
销售经理很识趣的离开,他虽然知道上面给自己的任务必须要完成,可薛主任的表情和语气告诉他赶紧“滚”,留下来只能让薛主任更反感。
听到门关闭的声音,薛主任像是被抽走了脊梁骨似的变成了一堆烂肉,瘫坐在椅子里。
手术,做匪夷所思,看完后他精神早就崩溃成一块一块,无法拼凑。
循环介入手术范围是有局限,这一点无论是循环内科还是胸外科都已经有共识。
说到界限,最清晰的就是瓣膜手术。
至于冠状动脉,循环内科还不能全都拿下来,一部分手术根本就做不了。比如说经典的CRUSH术式和黄老改变后的DK-crush:术式,解决了一个小分叉的问题。
看着小,但就是这么一个分叉,在有DK-crush术式前便难住了很多医生,很多年都没有突破。
而黄老的研究竟然没有停住,也从来都没有止步,他竟然不声不响的突破了大家认知的极限,把所有人都认为只能开刀、劈胸骨做的手术变成介入手术!
这特么的怎么可能!
即便是看到了手术录像,薛主任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介入手术过程极为繁琐,虽然薛主任是国内排名前十的术者,也看足足一天的时间才大约明白手术的过程。
这还只是明白手术的过程,薛主任心里清楚,自己根本没办法做类似的手术。
哪怕手术过程摆在自己眼前,想学都学不会。
一想到那位老人,薛主任就觉得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在划时代的术式前,他卑微的像是一只蝼蚁。
直到天色渐晚,薛主任才闭上眼睛。
揉着自己酸涩的眼睛,薛主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一眼前就是一座宝山,而自己明明已经能看得到,
但这座金灿灿的宝山前似乎有无形的屏障,自己根本一步都近不得。
回到家,薛主任也心神不宁,一脸世界末日的模样。
第二天一早,他和科室招呼了一声,并没有去心血管病医院,而是直奔912。
站在黄老办公室门口,薛主任做足姿态。
黄老新研究出来的术式据说是为了明年世界心胸外科手术大赛而准备的,可这算是外科手术么?
薛主任不清楚这一点,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这就是推翻心外科的最强大的一股力量,而它掌握在盘踞在心胸外科最高峰的那个老人手里。
瓣膜病变都能用介入手术治疗的话,谁脑子进水了还要劈胸骨做手术?只要稍微有条件的话,肯定会选择创伤几乎为零的介入手术。
但黄老是心胸外科的老祖宗,薛主任很难相信他会亲手把自己建立起来的心胸外科一巴掌打散。
薛主任在心里已经有了认知—一这种无上秘籍式的手术术式,换谁都会像是宝贝一样藏起来,估计黄老不能教自己。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要是换薛主任他也一定会这么做,可是事关重大,他还是要尝试一下。
万一黄老真像是传说中的一样大公无私呢。
站在黄老办公室门前,偶尔有认识的带组教授路过,
诧异的和薛主任打招呼。
很快,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薛主任的视野里。
“黄老。”薛主任一溜小跑来到黄老身边,他尽量让自己的腰背弯下去,平视老人家。
“小薛啊,这么早找我有事么。”黄老背手弓腰,慈祥的问道。
“黄老,我昨天看了您前一段时间做的介入手术视频。”薛主任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紧张的观察黄老的表情。
“哦,是瓣膜的那台手术么?”黄老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悠悠问道。
“是。”薛主任试探问道,“黄老,您的手术做得真是好,说实话我光是看都没看懂,有好多疑问。
这不,我一早过来跟您讨教下。“
“那台手术没什么意义。”黄老摆了摆手,掏出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
薛主任一怔,黄老的话像是一块冰锥,从口腔直接戳进去,顺着食管到胃,再过幽门进了十二指肠。
他整个人都被冻住。
没意义,这是黄老在毫不掩饰的回绝自己!
他找的理由简直太可笑了,竟然说没意义!薛主任心中鄙夷,特别不高兴。
黄老是欺负自己眼瞎么?
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来黄老和周从文做的那台手术的意义重大!
看样子黄老还是要护着心胸外科,护着他那群徒子徒孙,薛主任心里想到。
他的思绪被黄老手里的钥匙发出的哗啦哗啦声音打断,黄老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钥匙。
还是老了……薛主任心里一个念头闪过,但随即一怔,马上想起那壹复杂到了极点的手术。
换手脚麻利的年轻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黄老能轻松做到,怎么能说他老了呢?
薛主任很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老人弓着腰走进办公室,光是看背影,他甚至很难想象黄老还能披着几十斤的铅衣上台做手术。
可一切都是事实,铁一样的事实。
目光复杂,薛主任随着黄老进了办公室,回手关门。
“黄老,那台手术我觉得是里程碑式的手术。“薛主任关上门后直接摆出更加卑微的态度,躬身说道,“我来请教几个问题,还请您”
“小薛啊。”黄老穿上白服,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薛主任悠悠说道,“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那台手术我就是做个试验,证明能做就行。“
“…”薛主任哑然。
他心里无数的不屑,可当着黄老的面,他连一句腹诽的念头都不敢冒出来。
“手术难度太大,你们很难掌握。我正在做改进,别着急,等我改进完的。“黄老悠悠说道,“改进正在进行,估计年底就有结果。“
薛主任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黄老果然不会和自己说手术的细节,是自己想多了。这个念头让薛主任有些沮丧,传说中黄老不是这样的,包括DK-crush术式他都很无私的拿出来共享。
可事实证明,人还是自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