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玄幻:從科技興國開始》-第266章 龍耀劍……無盡分享

玄幻: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玄幻:從科技興國開始玄幻:从科技兴国开始
从这个世界之中走出之时,李如安,抬头望去他的眼前是那些数不清的尸骨。
此时哪里有虚空之中的那道无尽尸骨呀。
无尽。
无尽之道的真正含义。
这一下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与他对话的或者引导他的并不是一场事故,而是这所有的万千尸骨。
无尽即无数。
无尽尸骨就是这无数尸骨,与他对话的是这万千尸骨。
从来没有什么,因为强者在虚空之中与他对话。
与他对话的就是这些尸骨。
这一幕在李如安看来竟然是如此恐怖。
但此时他的心中并没有多少恐惧,有的只是无尽的平静。
这一切就好像是专门在等待一个有缘人来到这里。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李荣安可能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巧合,但是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就算再笨也能明白,这一切都是在等待一个人,很有可能这个是他。
如此想来又能联系到之前的时候在下界,当初回合龙王对他说,他就是天选之子也是预言之子,当年有人预言过,有一个人会出现在下界。
结合这些,其实李若莹隐约之间,感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可能并不是偶然而是……
具体他也不知道,这只是他此时心里的一丝丝猜想而已。
但是猜想在很多时候都可以实现的,这就要看他能不能在猜想之中,朝着真相继续迈步前进了。
如果半路他止住了脚步,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另外一番情景,也许可能是在真相面前被撕得粉身碎骨。
但无论如何他都会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的。
没有理由,只需要走下去就可以这是独属于李福安的一条路。
心智成长也代表了李如安从一个阶段走入了另一个阶段。
之前他处的那个阶段是为了下节所努力的阶段,如今他所处的阶段是为了找适合这个世界的道路。
这条道路也是他自己朝真相追逐的道路,两者重合,李如安的信心更加强烈了起来。
心中思绪微动,李如安对着这个地方都不见世故,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诸位前辈。”
“如果有幸知道所有的真相,世人定不会忘记诸位牺牲在此的前卫所作出的努力。”
“永远不会忘记。”
这一句李如安神色坚定,眼神之中是对未来道路的坚定以及对前人的尊敬。
随后林书安一步一步的退出了这个空间,他退的时候很仔细,使后退并不是转过屁股以此而止,这是无尽的尊敬。
等退出这片峡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日之久。
此时在这片世界的另一处地方,公子与山人两个人正处于危险之中。
他们眼前是一头怪物。
这头怪物只是对他们两个人展开了追逐,他们两个人一边逃命,手中握着一把剑。
这是真正的天元剑。
之前的时候那把天元刃其实是假的。
刚开始的时候,李若然就觉得那把剑不对劲,总觉得那把剑的剑,有一股莫名的虚弱之感,就好像一位病怏怏的老人。
这一点也是其他人的感受,而且他们也知道这一把天元刃,为何会在十年之前让田原宗的宗主走天远,不惜整个宗门覆灭,都要保住这把剑。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有些不划算呀。
或者说有些不合理。
来到这个世界,他们算是终于明白了。
原来天元刃所少的东西并不是其他东西,而是……
在一个身后的那个怪物,如果看去的话,会发现与陈浩之前所变异的那个怪物竟然一模一样,或者说这个怪物就是陈浩。
这极为诡异的一幕出现在这里,让两人心态差点崩溃,但好在手中的天元日是威力十足,山人每一次出手的威力,足以帮他挡住这个怪物的侵袭。
但是时间久了山人他也挡不住呀。
怪物狠狠的一爪子拍在三人左肩这一拍直接让山人手中天元刃脱落离去。
天元刃脱离了山人手中,他们俩麻烦了。
在一瞬间怪物直接朝着他们两个扑了过来。
山人破口大骂:“这一次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tmd我不甘心呀。”
公子羽附和道:“你快闭嘴,想想办法呀,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两个出去吗?只要出去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他妈闭嘴,我要有办法,至于这样狼狈吗?”
妖人就算是在此时这种情况,也不忘了斗嘴并且生日手中的力量已经在变弱,嘴上力量却没有变弱。
这也就是两人的奇葩之处。
“危险,快躲开。”
来不及思考,生人硬着头皮,后背挡住了怪物的袭击。
一口鲜血,从山人嘴中喷出,箭落到了公子羽脸上。
“你他妈干什么呀?”
山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快跑去找那小子,他一定可以救我们的。”
夺 舍 成 军嫂
最后一口鲜血喷出山人,被怪物抓住。
公子羽彻底爆发,眼神通红,也朝着怪物有趣,并且嘴里嘶吼道:“你他妈放什么屁,我怎么可能让你死了,要死一起死。”
绯弹的亚莉亚
山人嘴角挂着微笑,彻底闭上了眼睛,公子玉,很显然也被怪物一把抓起,两人同时都要被捏碎了。
就在这最后一刻……
从天穹之上一道无尽身影,带着一往无际的恐怖压力冲下来,在他们俩被你捏碎的前一瞬间,贫穷之上一道进攻,一道刀光落下,怪物的手臂被劈成了两半。
“杀。”
没有过多的解释,天穹上例如安的身形闪烁,两人从怪物手中脱落,下一秒他们就看到了一道剑网,包裹出了高约三丈的怪物。
无尽剑网闪烁怪物被金光斩成了无数碎片。
公子羽与山人,两人呆呆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嘴巴张大了最大,他们无法相信这种力量是李如安所拥有的。
在离开之时,李如安只是一个比他们强不了多少的人,但再次出现的时候,李如安的手段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种手段,恐怕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手段了吧。
这才多长时间,他怎么办到的?
世间真的有人会如此恐怖吗?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一个人真的可以达到这种程度吗?一个人真的可以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一切似乎都不可能。
但事实就摆在他们的眼前。
也由不得他们不相信了。
浅草鬼嫁日记
怪物就好像消失在了这里,他被无尽剑网撕裂成了最细微的尘粒,在此地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所以在他们看来这个地方怪物的消失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李如安身体周围的那股力量收缩。
李如安快步走向,两人身旁,二话没说体内朱雀之力,鬼谷遗精,老毒物的绝学三代无忌要点,只是瞬息两人体内的机体就被重新构造恢复了过来。
但是体内的一些其他东西还是需要修复。
李如安静下心来,周身力量全部涌入两人体内,重新帮他们修复神藏,构造身体。
这一修复已是两日时间了。
两日之后。
两人终于从坐定之中醒了过来。
此时再看是李如安微笑着看着他们。
“前辈受苦了。”
两人皆是大小李软弱实力,如今你是这么强,但是这小子还是没有变。
山人直接大笑。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小子吃水不忘挖井人,说的就是你小子吧。”
“前辈说笑了,当下我们应该走出去对方世界,我已经知道它存在的意义了。”
两人一惊,自然明白李如安的意思。
李如安能够这么快的突破,实力达到这么强,肯定与这个世界的秘密有关,此时李如安实力提升了,那么说明这个世界的秘密也已经被破解了,所以他们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所以当下,两人点头。
“那好,就是让我们走出这个世界,去参加所谓的10日之后的大比拼吧,如今想来大比拼应该已经开始了。”
“正有此意,这一次一定要让着东天源界,因为我们而改变一些事情。”
“是的,我们的目标要明确,这一次准备专用分一定可以的。”
两人相视大笑,李如安此时的实力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层次。
用这种实力去对战四大胜出,他们的胜算很大,并且可以说必胜无疑。
与必败无一不同,李如安的实力造就了他们的自信。
有李如安这种强大的人在他们身边这一次的对决他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
与此同时在断崖之上。
无数宗门皆来此处见证四大圣地的大比拼。
虽然这些大比拼与他们关系不大,但是这种盛世是这个世界百年以来的传统,等于说这是所有人都公认的一个节日。
这种节日是盛世,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人都是必须做的。
优秀弟子皆是被四大圣地所招揽,那么他们这些人还有那些赞美之人来此处所承受的那种被藐视的感觉可想而知。
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四大圣地,压在他们头上,就好像一块大石头让他们想要翻身,但是永远找不到翻身的希望,只能忍受着这一切。
默默忍受,但是终有一天会爆发的,等爆发的那一天。
当然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或者说已经近在咫尺。
因为就在今天这个局面将要发生历史性的改革,百年的格局,将要在今日改变。
事先没有人会知道这一次的改变。
场中四大圣主高坐高台,他们看着下方弟子的大比拼心中心情不错。
他们散开感知力并没有感知到,李如安的到来。
“难道说那该死的小子,怯场不敢来了?”
“很大可能应该是的。”
“不过这样也好,他要是直接不出现,咱们可以吵闹得更加有没有一点到时候就可以让他彻底的身败名裂,继续稳固他们的地位。”
这一切等于是根本没有改变,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他们也就不用承担这次事件的责任了。
想着这些心情更是愉悦,互相拿起酒杯进去就来下方场中四大圣地的弟子,拼得你死我活。
最开始的时候就说过,武当圣地与青云圣地有矛盾,鹤鸣圣地与龙虎胜地有矛盾。
四大圣地之间皆是有竞争。
有竞争才有成长这个道理他们都懂,所以四大势力明争暗斗之间,对彼此皆有怨言,所以每隔几年举行的这个大比拼就是解决恩怨的一种手段。
超級喪屍工廠 雨水
其他人可能不知晓,但是四大圣主都知道在他们头顶还伫立着一个小青天呀。
少女与战车剧场版variante
小青天会组织这场大比拼的,用大比拼的成绩来决定四大圣地的地位。
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可能不知道,都以为四大圣地是根据他们的门派实力来排名的,但是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所谓的四大圣地,背后却是一个挂在天上的小青天。
当然也没有人在乎这些人,他们想的都只有一个东西。
那就是在大比拼的最后一场,因为四大圣地都会给出一些名额,让一些宗门的弟子参加或者个人参加,这样他们才能在这些人之中挑出一些优秀的人补充他们的新鲜血液。
一个宗门发展多年,原因是有多种的。
他们也需要新鲜血液的补充。
不管你是谁,总会有老去的那一刻,真正的长生不老并不存在。
四大圣地的这一举动,也是这个世界之中的那些人的唯一机会。
既然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命运,那我就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是大多数人的真实想法。
对于他们来说,整个世界是怎样都已成了定局,虽然心知肚明,但是个人力量示威根本不可能改变整个世界的局面,那好,既然世界的命运无法改变,那我就尝试着改变自己的命运,让自己过的更好,让自己更加强大,不就可以了吗?
很自私的想法,但在某些时候这种想法非常的客观,或者说非常的适用。
许多人都默认这种观点。
把这种观点当作了他们处在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武道之徒在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奇迹,他们提升实力,向着更加强大的武道之途,所谓的仅仅只是自身更加强大。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