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朕》-709【失土還臣服】相伴

朕
小說推薦
在马六甲缴获的战利品,还没有招商卖完,施存章派来求援的族人,就已经坐着海船来了。
广邝鸿拿出航海图,问道:“你们来自哪里?“
来者名叫施存文,他指着海图说:“这里。此处是亚齐国的地盘,再往东数十里,就是万丹国的地盘。这座城市,原名旧港,被番邦蛮夷改名叫巨港。明初之时,汉人曾在此建国。梁家先祖为国王,
我施家先祖为副王。”
“大明永乐三年,各家先祖谴使入京朝贡。永乐五年,我施家先祖,被永乐皇帝封为大明旧港宣慰使。旧港之地,从此成为大明国土,而今自然也是大同国土。旧港城,我们可以自己拿下,但亚齐苏丹必然出兵攻打。请天使大人,派兵帮助我们守城!”
邝鸿听了十分惊讶:“大明竟有海外国土?可有凭证?“
施存文拿出一张纸,上面盖着“大明旧港宣慰使印”的印章图案。
邝鸿仔细辨别一番,又递给洪旭说:“洪将军可曾听闻此事?”
洪旭摇头说:“闻所未闻。“
施存文解释道:“大明正统五年,大明船队已不再出海,满者伯夷国便生贪婪之心,派遣大军来围攻旧港城。我汉家儿郎人少势微,一番苦战,损兵折将,只能谈判和解。满者伯夷也怕死伤太多,同意和谈。汉人交出城池,迁徙到现在的新港,我施家先祖被封为新港的藩泊长。“
Seto To
“后来,淡目国崛起,灭了满者伯夷。淡目国内乱,分裂为万丹国和马打蓝国,亚齐趁机夺取旧港城。我汉家儿郎蛰伏百余年,努力支撑,自然不敢太高调,因此各方势力都对旧港宣慰使不太了解…”
“等等!”邝鸿突然打断,回到自己的船舱,拿出一本手抄的《瀛涯胜览》。
《瀛涯胜览》成书于景泰二年,民间几乎找不到了,大同朝廷还是搬来大明北京的藏书才发现。
此书作者名叫马欢,绍兴人,回族,精通波斯语和阿拉伯语,是郑和身边的翻译官。他在《瀛涯胜览》一书中,整理记载了郑和下西洋,沿途所经二十多国的情况,内容包括航路、海潮、地理、国王、政治、风土、人文、语言、气候、货币、野生动物等等。
邝鸿此番担任使节,认真读《瀛涯胜览》。
他飞快翻找一阵,终于找到相关内容:(旧港宣慰司)东接爪哇国,西接满刺加国界,南距大山,北临大海。其地人烟稠密,田土沃美。气候暖,春夏常雨。土沃宜稼。语云:一年种谷,三年生金。言收获盛而贸金多也。
”一年种谷,三年生金,真是好地方啊,”邝鸿感慨道,“不料二百余年过去,汝等还在旧港蕃息,
我还以为那里早没汉人。“
施存文说道:“有汉人,而且很多,能说汉话,至少一二十万!那里土壤肥沃,粮食收获极多,遍地都被开垦为良田,皆我汉人三百年垦殖之功。又扼海路咽喉,曾为三宝太监的补给地。“
“三宝太监的补给地?”邝鸿眼睛一亮。
施存文指着航海图说:“三宝太监的船队,过了交趾之后,若是顺风顺水,五日便可达旧港。在旧港往西,可经马六甲,前往西方诸国。在旧港往东,可经爪哇岛,从吕宋返回福建!“
邝鸿和洪旭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脸上的惊喜。
有了旧港(巨港),
还要什么淡马锡(新加坡)?
毕竟此时的新加坡鸟不拉屎,岛上只有一些土著,粮食也种不出来多少。而且,占据马六甲之后,新加坡的地理优势也重复了。
而巨港,土地肥沃,人口稠密,粮食众多,还能辐射亚齐、万丹和巴达维亚。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遍地汉人,根本不用再花精力去开发。天然的海外基地啊,拿下这里,再结合马六甲,能压得荷兰人喘不过气来,南洋诸国都在大同海军的控制之下!
不要新加坡,就要巨港!
广邝鸿心念电转,已经有了主意。
他回京之后,会请皇帝复设“旧港宣慰司”,旧港交给那里的汉人士绅管理。而新港,才是真正的海港,大同海军在那里打造基地,获取当地的特产和粮食。马六甲缺粮,也可从此地运粮过去。
亚齐首都,哥打拉查城。
巨港城丢失的消息,让苏丹穆罕穆德有些懵逼。中国军队,就在海峡对岸的马六甲,他怎么出兵去把巨港打回来?
亚齐国的国土,在苏门答腊岛的东边和西边,中间还夹着一个苏门答腊国。想要派兵收复巨港,要么从陆路穿过苏门答腊国,要么从海上坐船运兵过去。而苏门答腊国,已经是中国的属国,马六甲海峡也被中国控制,水陆两条路线都被堵死了。
如果中国军队不让道,亚齐国的军队,就只能绕过整个苏门答腊岛南部沿海,穿越死敌万丹国控制的海峡过去。
成为了反派的契约家人
穆罕穆德左思右想,把大臣乌玛叫来议事。
乌玛叹息道:“恐怕收不回来了,这个事情,必须先跟中国人交涉。可立即派使者去马六甲,探知中国人的态度。“
此时的亚齐,已不是十多年前的亚齐。
亚齐的前一任苏丹,名叫伊斯坎达尔·幕达,被欧洲殖民者誉为“海上的亚历山大”。亚齐国在他手里,地盘扩张了数倍,还越过海峡出兵马来半岛,征服了彭亨、吉打、霹雳等国,夺取马来半岛的胡椒和锡矿产地。
这货兵峰太盛,竟然促成葡萄牙和柔佛结盟。要知道,葡萄牙和柔佛两国,是互相打上百年的死敌,
千秋落 小说
葡萄牙还刚刚烧了柔佛的都城!
妖神 記 手 遊
葡萄牙和柔佛结盟之后,还是觉得不放心,再拉上北大年国的军队。三国联手,才把亚齐国击败,遏制住亚齐的扩张步伐。
而眼前这位苏丹穆罕穆德,就是伊斯坎达尔·幕达征服彭亨国时,从那里俘虏回来的彭亨王子。
伊斯坎达尔·幕达虽是雄主,但死后无子,被俘的彭亨王子,以其侄子的身份继位。从此之后,亚齐就逐步走向衰落,甚至渐渐失去对彭亨等国的控制。
走下坡路的亚齐国,不复当年的武勇,苏丹也比较懦弱,哪里敢跟中国开战?
几天之后,使者回来复命,对苏丹说:“中国人的态度很强硬,说巨港本就是中国领土。那里的中国人,三百年前就已统治巨港,就连巨港的城墙,都是中国人修筑的。如果我国愿意放弃巨港,作为感谢,中国愿意赠送1000两银子为礼物。如果……我们不愿放弃巨港,中国人很乐意打仗。到时候,中国会占领亚齐的整个东部领土,直到跟苏门答腊国接壤为止。“
穆罕穆德听得又惊又怒,赠送1000两白银,这不是什么补偿,更像是一种侮辱和嘲笑。
大意 術 家
巨港那么富庶,汉人耕种三百年,穆西河沿岸全都是良田。那里的人口密度,是苏门答腊岛其他地方的数倍!而且,还有天然良港,港口税都能日进斗金。补偿一千两白银,这不是扯淡吗?
穆罕穆德叫来乌玛,问道:“老师,能不能说服荷兰出兵帮忙?“
乌玛叹息:“马六甲都被攻占了,荷兰自己都困难,又哪里能够帮我们?“
虽然对现任苏丹的软弱很失望,但乌玛并不怀念前任苏丹。
因为,前任苏丹太强势了,独行专断,不把他这个先知放在眼里。换成现在的软弱苏丹继位,乌玛可以舒舒服服做权臣,丢失一个巨港而已,无非每年少些财政收入。
乌玛说道:“荷兰在这里衰落,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周边其他国家,都遵奉中国为宗主,今后很可能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现在最紧要的, 不是收复巨港,而是成为中国的属国。”
穆罕穆德惊道:“中国夺取了我们的领土,还要遵奉中国为宗主?这也太……太没道理了吧。“
乌玛说道:“不然呢?就算中国不出兵,周边其他国家联手,我们能够获胜吗?只有遵奉中国为主,
其他国家才不敢联手攻打我们。”
“可这有损威望。”穆罕穆德说。
乌玛问道:“威望重要,还是避免战败重要?“
穆罕穆德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无奈点头:“那好吧,就听老师的。“
对乌玛而言,即便威望大失,也是损失苏丹的威望。他是先知,他是权臣,只要能稳住自己的利益,
大不了换一个苏丹而已。
亚齐国之前扩张太厉害,地盘翻了好几倍,内部矛盾重重。前任苏丹能够压住,靠对外战争转嫁矛盾,现在却变得混乱不堪,一旦来场大败,可能整个国家都四分五裂。
一切以稳定为要务,一切都是避免分裂,放弃富庶的巨港也能接受。
只要做了中国的属国,外部压力就没了,乌玛这个权臣的地位也稳了。甚至,只要能换来中国的照顾,换来内外部的稳定,把亚齐国的所有东部领土送出去,乌玛觉得也是可以考虑的。